监管信息

《金融时报》- 以金融创新推动传统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2020-08-05 16:07:15 admin 16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广东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裴光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强调,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关键。制造业的核心就是创新,就是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必须靠自力更生奋斗,靠自主创新争取。宝武集团广东韶关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韶关钢铁”)作为广东省最大的国有钢企,依托金融支持,以智能制造和绿色制造为主攻方向,从一个濒临退市的企业脱胎换骨成为广东省唯一一个老工业基地产业链转型升级示范区的制造业龙头企业,是广东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本文以韶关钢铁转型升级之路为切入点开展专题调研,为钢铁制造的转型实践总结经验,为金融助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借鉴。

做法与成效

2016年初,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加速,叠加“十二五”以来钢铁行业持续低价格、高成本的严峻形势,韶关钢铁2014年至2015年连续两年大幅亏损,已上市的子公司韶钢松山面临被摘牌危险。但韶关钢铁抓住国家对钢铁业转型升级的重大战略部署,主动谋新求变,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动产业技术变革和优化升级。在困苦中求生,在泥泞中奋进,2019年产钢规模首次突破700万吨,为当地创造工业增加值61.1亿元。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更以国企的担当,加大进口原料储备,拉动当地进出口实现逆势增长。同时,以雄厚的实力,为上下游近800家企业增信,提供超过1.5万个就业岗位。

调研发现,韶关钢铁转型升级的主要做法包括:

一是在去产能降杠杆上做减法,帮助企业瘦身健体、轻装上阵。积极推进去产能,稳妥推进降杠杆,2016年以来累计淘汰落后炼铁产能75万吨、炼钢产能90万吨;资产负债率由最高时的91.5%降至45%以内。

二是在绿色制造上做加法,加大财政资金与金融资金协同配合。政府部门以股权投资、贷款贴息、财政补助、事后奖补等方式,支持其增资扩产、智能化改造、设备更新和其他重大项目建设;银行持续提供配套定额流动资金,2016年以来累计提供200.69亿元流动资金贷款支持。

三是在集群化发展上做乘法,助力上下游企业协同规模化发展。银行机构立足韶关钢铁核心企业信用,借助区块链技术开展“保理e融业务”,为其上游供应商办理线上低利率无担保应收账款融资181笔、金额5.83亿元;通过商票贴现、融易达、国内信用证福费廷等方式,为750家上下游企业融资近42亿元。

四是在风险防控上做除法,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主动帮助企业加强风险管理与保障。帮助企业应对“走出去”过程中的国别风险、法律风险、文化融合风险,银行机构累计向韶关钢铁提供贸易融资、信用证等授信129.03亿元;保险机构为韶关钢铁累计提供风险保障313.8亿元。

思考与体会

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以点带面式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制造业创新集聚地、开放合作先行地、发展环境高地的经验,有助于推动广东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

(一)加强顶层设计,引导完善制造业金融业双布局。

完善国家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总体布局,在“全国一盘棋”增强发展整体性、协调性、联动性的基础上,根据区域发展资源禀赋、产业基础和发展定位,一地一策、一市一策。依据《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推动粤港澳制造业企业协同发展,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围绕国家制造业发展布局,完善与制造业相关的银行机构、保险机构、财务公司、金融租赁总体布局,鼓励探索先进制造业融资事业部制、科技金融专营机构、小微企业专营机构等组织架构改革,在客户准入、信贷审批、风险偏好、业绩考核等方面实施差异化管理,发展和完善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多元化金融组织体系,全方位为制造业量身定制金融服务。

(二)助力脱困化险,构建良性健康互惠的新型银企关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制造业普遍受到了供给、需求两方面的冲击,多数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陷入困境。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制造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0.2%。针对这种情况,需加强窗口指导,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切实承担责任,落实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的政策,积极帮扶制造业企业渡过难关。督促各债权银行严格遵守债委会制度和关于疫情期间对受困企业强化信贷支持的指导精神,通过展期或续贷、下调贷款利率、减免相关费用、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导致到期还款困难的企业提供支持。鼓励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对制造业企业开展债转股,帮助企业降低杠杆率。加强银行业金融机构同业沟通协调,严格落实联合授信机制,帮助制造业企业稳定信贷总额、稳定财务指标,增强风险化解的协同性。同时,强化企业诚信意识,引导企业积极主动地接受银行机构对其信用度的调查、评估,自觉地接受银行对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督,加强银企沟通合作,努力构建“诚信、合作、发展、共赢”的新型银企关系。

(三)聚焦先进制造,全面提升金融服务制造业水平

广东传统制造业企业多,传统产业规模大,迫切需要加大技改力度。要抓住新一代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机遇,围绕制造业发展趋势,建立完善制造业金融发展指引,积极优化制造业科技金融、绿色金融、价值链金融产品。探索构建金融支持制造业的监测评价指标体系,将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等先进制造业贷款相关指标嵌入其中,比照小微贷款“两增”目标,制定金融支持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具体目标,如先进制造业贷款增速高于全部贷款平均增速、增量高于上年同期水平等。鼓励银行业对先进制造企业和项目贷款实施专项信贷规模管理,改变对钢铁等企业“一刀切”的现状,建立企业“白名单”,将符合政策、资信良好、技术先进、规模效益明显的制造业企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科学地调整为金融支持的目标客户。进一步鼓励保险公司发展企业财产保险、科技保险、专利保险、安全生产责任保险等保险业务,为制造业提供多方面的风险保障。

(四)壮大龙头企业,促进产业链与金融链协同发展。

中美经贸摩擦、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给我国产业链特别是制造业产业链敲响了警钟,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必须紧紧抓住产业链生态这个关键要素,充分发挥特色产业集中、集聚发展的优势,推动制造业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融合衔接,加快形成一批产业链相互融合、相互支撑、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高度重视大型龙头骨干企业在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的支柱和引领作用,加快培育一批行业龙头和“专精特新”隐形冠军、独角兽企业,带动大中小企业协同发展,培育形成更多像华为、中兴、格力、美的等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领军企业和创新型企业集群。强化产业链核心企业金融服务,加大流动资金贷款等经营周转类信贷支持,给予合理信用额度。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债券等方式融资后,以适当方式减少对上下游企业的资金占用,帮助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解决流动资金紧张等问题。

(五)优化营商环境,实现产业与金融政策协同配合。

加强政策和要素供给,优化政务服务,出台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评价体系和绩效考核体系,注重运用经济、法律和必要的行政手段,倒逼、引导和激励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通过贷款贴息、税收减免或奖励、政策性担保等政策手段,鼓励银行业加大对先进制造业的融资投入。同时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以政府产业基金的形式,引导多种类型资金投入先进制造业。建立专项风险补偿基金,提高政银企风险共担水平,切实解决中小先进制造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首页
协会动态
行业资讯
联系